古人云:3代之亡非法亡;而亡于无执法之人。前文见http://bbs.my0511.com/f681b-t6823445z?highlight=数番质询后才知悉“对于神经病患者送治的执法主体还是前次执法王家巷15-703神经病患妇噪音污染的公安派出所。对于2案归一的执法主体为什么第一次仅处理了噪音方面的;而没有提及到将神经病患妇送治?执法会不知法。业务学习队伍建设没到位??还是人的思想问题
先看看你们前辈是如何执行党和政府的政策法律;共和国成立不久完成了一件震惊中外的大事;一举铲除了延续千年的娼妓。究其原因就在于执行的坚决认真;试想一下当时就一个北京(北平)有多少旧社会接管过来的警察;他们和妓女之前多少打过交道。那么在这么一种的复杂的社会环境背景下不还是完成了任务。如果有一个漏网或者在执行过程中被所谓"人情放纵”了会造成什么样后果----明妓变暗娼继续污染社会环境吗
所以说执行者敢于作为,善于作为是做好事情成败的关键;如果进一步退2步,敷衍了事玩忽职守阳奉阴违欺上瞒下;任何事情都被糊弄成三花脸。食君禄而不知公忠体国从尽职事无异酒瓤饭袋。如果被执法对象花言巧语;巧言令色用习惯性思维意识的谎言就能够骗得你们灰头土脸的回滚交差;那么尔等的普法水平竟败于市井之妇。在革命战争时期我人民军队营连深入少数民族地区遇到被少数民族上层欺骗愚弄的少数民族群众有病不敢让汉人治的局面;那教导员依靠群众路线思想工作做到家不还让害病的少数民族群众受治了吗
像你们这样有气无力,有体无脑的执法无异于继续弃神经病妇于不救。它那罪恶的神经能熬的住几时依旧无序混乱的发出躁动传染祸害健康生命

至于电力路社区的作为主体就更是“麻线窜豆腐”提都提不起来。你吓的都不敢作为居然还绉出个房子时间长去糊弄上峰。我反映的是楼上楼下点对点的问题;是矛盾之特殊性;你整个矛盾普遍性去骗不接地气的同志吗?说起来还是什么 书记 你连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都搞不清楚就恬混民事。按你普遍性的结论该居住区6X7共42户,除顶层6户;那其他36户不都有漏水问题了

[ 本帖最后由 治理沙尘暴 于 18-5-24 12:08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