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人对用惯了的东西总舍不得丢,住惯了的地方舍不得离开,且常回忆往事,尽管也接受新事物,但总没有旧物旧事让老年人活得舒坦。年轻人不大能理解,直到自己也上了点年纪,才渐渐理解其中的道理。

老家住的地方,居民混杂,有不少来自内地的农民工,租住在小区周边的民房里。他们的主要营生是在建筑工地做小工、收废品、或做些小本生意。有支起炉子炸油条的,撑起大阳伞钉鞋的,推着小车卖豆腐脑的,还有摆摊子卖小玩意的。走街串巷的人流不断,热闹混乱得生机勃勃。

因为年头久,住的三层的老式楼房显得灰旧低矮。住在老楼的多一半是老人。老人空闲多,瞌睡少,经常聚在楼前的树底下,吹牛、打牌、拉家常。谁家的孩子能干,谁家的媳妇招人喜欢,把各家的情况翻得底掉,摸得烂熟:“知道吗,楼里那老谁昨夜里悄没声地走了!”“唉,楼里的老头眼看着都快走完了,尽剩下一帮不中用的老太婆啦。”

有时候一年才回去一趟,一进小区,就看见超市的胖女人叉着腰站在门口,厉声骂他老公。裁缝家的淘气儿子踩着滑板窜出来,追一只小狗。焦香弥漫的烤肉摊子上,一帮喝酒吃肉的男人在高谈阔论;钉鞋的老头子圪蹴在楼拐角打盹。街坊见了我,总要找个由头,跟我寒暄些家长里短:咦,最近你瘦了哦,是不是工作太累了。或者热心问候:你儿子怎么样?看到日子如常,这些人都在,长吁一声,终于到家喽。

有路透社消息说,老地方即将拆迁改建,这里将盖起一片高层住宅。一听说这变故,老人忧心忡忡,心神不宁了。抱怨说:换到高楼上去住,等于花钱买了个活棺材。楼里的老人们不愿意挪动,怕这一折腾,把老骨头给拆散了。还有一个据说科学的理论,说老人离了老地方,住进高楼里,接不着地气,又没人说话,怕是......

在自己熟悉的世界里过日子,才不会叫日子把你给过了。人活到一定年纪,会慢慢回归平静和主流,顺应经验和常识,找到最省力和舒服的生活方式,旧物旧事算是老人们的生存智慧吧。




[ 本帖最后由 江边渔翁顺自然 于 2019-6-3 08:57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