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标题
快捷导航

精彩推荐:MY0511客户端下载

    • 德菲大宅设计

    • 家具•软装•全案设计

    • 墙布·墙纸·窗帘

    • 周末一起嗨,溜娃没烦恼

    • 厨非你爱我,相亲秀厨艺

    • MY0511招聘新媒体销售

    • 帮您的爱车免费评估

    • 汽车补漆仅需99元

    • 家装日记 参赛有礼

    • 镇江农商银行招聘员工

    • 传递好孕 领取免费礼包

    • 2020婚宴酒店大汇总

    » 梦溪论坛 » 梦溪书院 » 童驷老师 竹子欣赏
    梦溪书院  >  童驷老师 竹子欣赏     
    查看: 174584  回复: 4
    童驷老师 竹子欣赏      查看: 174584  回复: 4
    • 精华 0
    • 注册 2018-7-7
    • 行业 其它
    • 来自 闲来无事
    •  
    童驷老师 竹子欣赏

    童驷老师 竹子欣赏









































                      
    • 精华 12
    • 注册 2012-8-31
    • 行业 其它
    •  

                               清风舞劲竹,尖叶枝间俏。横陈一抹去,复立更娇娆。
                                      观镇江画竹奇人童驷现场创作有感
                                                 (中英双语)
                                                                                                                                                                                              作者:余震南
                                                                      写于2015年

         中华竹文化有着悠久的历史渊源,宋代苏东坡感叹到:“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使人瘦,无竹使人俗。”从小也不绝于耳地听人说道:“松竹梅岁寒三友”“四君子梅兰竹菊”。形容人的意志坚定更有“咬定青山不放松,扎根本在石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竹在中国画中更是一个永恒的大写意主题。板桥之竹,清新瘦硬,随风灵动,堪称画中极品。在我们文化名城镇江也有一位痴心画竹三十余载被人称为板桥第二的奇人,他就是今天我们采访的童驷先生。
         童驷先生给我的第一感觉:其貌不扬,其言不精,似乎离开市井也并不遥远。经过他多年的好友日出印象老师介绍才知道其迷竹、恋竹、痴竹、画竹几十年荏苒不息,画竹夜不能寐。他本人也说道:常苦苦徘徊于得失之间,每有胸臆之作则兴奋不能自抑,恨不可深夜舞蹈。为寻竹踏遍青山,为思竹形同落魄,为画竹一泄轻狂。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中国正处在改革开放起步时期,沉沉覆盖在文化上的10年冰霜刚刚开始消融。童驷和日出印象老师等一群当时的中国青年正出于对文化这个未知世界的好奇与憧憬走进了国画启蒙教育培训班。然而三十年滴水穿石,琢玉成器,以此扬名的只有童驷一人。
         翻开那张作为本次活动题图1986年的照片:一群热情洋溢之青年不顾夏季炎热簇拥在画室内忘我创作。我一直在想是什么力量将他们凝聚到了一起。如今想找人出去聊聊天,唱唱歌,看看电影你也不时会得到这样的答复:“天太热了。”“今天没有兴趣。” “懒着呢,不想动。”而图片中的那些人似乎当你问会不会画竹三十年时,每一个人的回答都是肯定的。虽然我认不出当年的童驷,现在却可以得到明确答案--图中只有他一人坚持了下来。
         学以博而后专。童先生向我们介绍到,一开始学习国画什么都想画,什么都敢画。花鸟虫鱼、山水石木、走兽飞禽、人物故事。随着艺术造诣的提高,很快知道了中国书画的深刻内涵以及画家的深刻文化造诣所在。看到自我差距后又变得胆小起来,最后选择了画竹为自己的专业。时代发展到了今天,随着中西文化的扩大交流在绘画艺术界发生的一切正如日出印象老师在文中提到的那样:“这是一个传统与现代矛盾冲突的时代;这是一个喧嚣与骚动交错交织的时代;这是一个激进与功利驱动现实的时代”。当西方写实主义油画作品涌入中国,当现代数字高清摄影摄像技术不断把最真实的画面展现给我们的时候,中国国画的生存空间和市场在哪里?曾经有一位外国朋友问我,西方绘画有古典主义、经验主义、印象主义、写实主义等等流派,中国国画应该归类到哪一个流派呢?如果说中国国画的神韵在于写意那么它似乎接近与西方的印象主义。可印象主义写意无边难以理解而中国画更像一种以实写意的手法。因此我无法按照西方的标准进行归类,只好说中国画就是中国画。
         从自然科学的角度上讲,竹就是一种亚热带的常绿植物。竹的神韵,竹的意念,竹的品质都由人赋予。竹之空被人认为内心的谦逊,竹之节被人认为人的气度,竹之直被人认为刚正不阿。风中之竹,雪中之竹,山中之竹,林间之竹代表着不同的民族精神和文化认同。或为坚忍不拔之气势;或为傲视凄凉之淡定;或为贫贱不移之决心;或为丛丛簇簇之团结。
        垫上长长的画垫,铺上一方薄薄的宣纸,童驷开始了今天的现场创作表演。墨之浓淡、笔之端直一切好像精确到了数字化年代,然而一切又如此随意师法自然。竹之根固,固在墨浓;竹之枝轻,轻在摇曳;竹之叶薄,薄在叠错。实笔与虚笔,浓墨与淡墨,重描与勾勒,整个布局与作画过程正应了那四个字----“成竹在胸”。第一幅为挺拔之竹,错落有致,层次分明,前后交相掩映。童驷说到:常读竹书,书中无己欲之竹。常想通过画竹直抒胸臆,下笔如狂风袭过江面其势不可挡,既畅快淋漓,又表现深刻。第二幅与第三幅均为风中之竹,不同在于第二幅为小幅绘画,第三幅为大幅绘画。正是在这两幅画的感染下我才写下了作为标题的诗句。只不过没有诗题。叫什么呢?《2014夏有感童驷绘竹》? 胸臆写尽,童先生又表演了师徒合画。一名年长女士先绘制了竹干,童驷只做了微小的调整几笔勾出画的细节和灵气就相得益彰地完成了佳作。
        常人看去竹与竹之间并没有太大的差异,然而绘竹却称得上中国国画的一大流派。种种情态,没有两幅竹表达的为一层不变边的意念。童驷介绍到:画竹过于写实便会流俗,没有太大的艺术价值。画竹本身就不是写实,因为世上的竹子没有一种黑白的而中国画却要用黑墨来描绘。苏东坡曾经画过朱竹,然而竹子同样没有红颜色的,色彩只不过表达了一种特殊的意念。
        不经意时间就这样悄然流逝,从去年十月开始文化之旅采访的这些民间艺术家虽然专攻不同却有异曲同工之处,那就是不管什么即兴创作都一气呵成,似乎毫不费力。然而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童驷只不过第十个演绎了这个不变的真理--世界上没有一种成功可以毫不费力地取得。梦溪园外文化之旅的网友们拍下了欢快的留影,镇江文化之旅为期十个月的镇江文化名人专访第一阶段也就这样落下了帷幕。

    In The Wind So Clear Dance The Bamboos So Dear. Thin Leaves Cross and Crystallize among Branches So Near. Leveled and Stand upright again in the Fumble. Then They Standup in a Manner that Gracefulness Doubled.

                        A Report on Live Creation of Chinese Bamboo paintings by an Extraordinary Local Bamboo Brush Painter: Mr. TongShi.   

            Chinese bamboo culture can be traced back into ancient history. SuDongPo, a famous Chinese culture figure in North Song Dynasty, exclaimed in his poem: “I’d rather live without meat than without bamboo. Without meat I can be thinner. Without bamboo I can be vulgar.”  In my childhood I constantly heard people say “Pine, bamboo and plume are three friends in winter.” “Plume, orchid, bamboo and chrysanthemum are four gentlemen by themselves.” When Chinese people describe someone who has strong will power they often quote bamboo poem “Rooted in the green hill bite so firm. Among the rocks bamboos out came. A thousand blows received and stand still. Wind from all direction please come as you will. ” art of brush painting bamboo serves as an ever lasting theme for fresh hand brush work. (英文里有不少单词被系统认为是“敏感词汇”。有兴趣的上金山网国际论坛阅读。)



    清风舞劲竹,尖叶枝间俏。横陈一抹去,复立更娇娆。”他画的就是我写的动感。风来抚竹,竹子被吹成横横斜斜,当风吹尽,竹枝再次挺直后,她站立的分外娇娆了。


    [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19-6-15 21:46 编辑 ]




    • 精华 0
    • 注册 2004-9-3
    •  

    大师手法




    • 精华 0
    • 注册 2007-3-20
    • 行业 其它
    • 来自 镇江
    •  

    人称“竹痴”




    • 精华 0
    • 注册 2008-10-25
    • 行业 信息咨询
    •  

    一般能达到痴的书画家,都还可以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您目前还是游客,请 登录注册
    您目前是游客,没有权限回贴!

    0/5000字

     
    < >
     

    Powered by Discuz! X 2 0.030487 s 清除 Cookies - 镇江网友之家 - 手机版
    论坛导航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