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队的囧事

如今,在城市生活中,除了车站码头和医院门诊大厅或单位食堂,人们排着长长的队伍的情形已经不多见了,但是在好多年前,排队是人们日常生活的常态。而且,和如今排队只是文明和秩序的象征不同,那时的排队,完全是物质产品和精神产品极度短缺、紧俏商品供不应求的真实写照。

  1973年前后,我那时在本市西区和平路南端一家机械工厂里上班,难得一次出差上海,好些工友托我在上海帮他们买点“大前门”牌香烟和当年最流行的泡沫塑料凉鞋,因为这些东西都是上海生产的,在镇江很难买到,于是我一一答应下来。到了上海办完公事我才发现,这两样东西在上海也是很紧俏,不排队是根本买不到的。买烟的队伍短些,也就三、四十人,每人限购2包,为了工友们的十包香烟,我只有反复排了五次队才算完成任务。而买泡沫塑料凉鞋的队伍长得让我差点放弃,我从鞋店门口队伍前面开始一直往后找寻队伍的尾巴,结果发现队伍沿着人行道拐了至少7-8个弯才到了队伍的尽头,不夸张的说,整个队伍上千人肯定是有的,这放在如今是难以想象的。好在我排了二、三个小时的队后,终于如愿买到了几双。


    那些年,不仅是物质商品,精神产品同样短缺。记得是在197781,我市图书馆要发放一批借书证(可以借文学书的证),当年镇江市图书馆的借书证分两种,一种限借科技书,一种限借文学书。听到这个消息,好些喜欢读书的人都提前在731晚上来到设在山门口街的图书馆的大门外排队,我也是其中之一。虽然是晚上8点多钟来的,但也排到了十名开外。好在是盛夏,有些人就带了席子和小凳,在路灯下边乘凉边聊天打发着漫漫长夜。到了第二天凌晨四、五点钟,队伍已经排到了中山路山门口街路口了,到了早晨快八点钟时,原本一列纵队变“胖”了,成了三、四列纵队,秩序大乱,也不见有人来维持秩序。结果到了办理领证手续的时候,好些个昨天晚上或夜里就来排队的读者被挤了出来,没能领到向往已久的借书证。


    领借书证要排队,买文学名著一样要排队。1978年的五一前夕,听说了五一当天解放路新华书店会有一批“中外文学名著”卖。于是我们在430晚上就到书店门口排队等候,期盼第二天能先买为快。到第二天黎明,已经有好几十人围在书店门前了,秩序也很乱。于是有人说我们自己维持好秩序,按先来后到的顺序,发给大家每人一张写有序号小纸片,作为先后的顺序,混乱的秩序确实好了,大家都没意见。但计划不如变化,到书店上午开门营业时,门口已经有了上百人的队伍,大家都知道好书有限,都在争先恐后,原本排好的队一下子就被冲散了。记得一开始我是排在前几名的,结果秩序打乱后,我一下被挤到了二、三十名开外。好在还是买到了几本,如《三个火枪手》、《艰难时世》等。而中国四大名著一本也没买到。



[ 本帖最后由 黑莓汁 于 2019-1-29 08:41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