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标题
快捷导航

精彩推荐:MY0511客户端下载

    • 德菲大宅设计

    • MY0511招聘新媒体销售

    • 墙布·墙纸·窗帘

    • 周末一起嗨,溜娃没烦恼

    • 厨非你爱我,相亲秀厨艺

    • 虚位以待

    • 帮您的爱车免费评估

    • 汽车补漆仅需99元

    • 家装日记 参赛有礼

    • 镇江农商银行招聘员工

    • 传递好孕 领取免费礼包

    • 2020婚宴酒店大汇总

    » 梦溪论坛 » 梦溪书院 » 邻家有女
    梦溪书院  >  [故事随笔] 邻家有女     
    查看: 153764  回复: 9
    [故事随笔] 邻家有女      查看: 153764  回复: 9
    • 精华 9
    • 注册 2008-2-2
    • 行业 其它
    •  
    邻家有女

    1

    她第一次借钱给他的时候,并不知道这是一个陷阱,她只是有些诧异,一个男人在输赢并不大的场子里落魄到居然向一个平素并没有多少交情的女人开口借钱,虽然心里有些迟疑,但还是装着满脸无所谓的表情,随手抽出一沓钞票,随他点去。

    他第一次向她借钱的时候,心知肚明地清楚着这是一个赤裸裸阴谋的开始,他那时的处境正是那么窘迫,一是缺钱用,二是缺女人的温暖,当赌友跟他指着她说,这个女人身上有你需要的二样东西,于是他走向她,鼓起勇气向她伸手和开口。

    在他们的赌场里,无论是长相还是打扮,她都是姣好者,比起那些富家少妇,她的身上有一种特殊的女人味道,具体是什么味道他也说不上来,可能是她的纯真模样,或是她非常好听的细声软语。

    那段时间,她的手气出奇的好,应了那句话,正是赌场得意时。

    那时她还是个简单的女人,打牌也是她唯一的乐趣,除了赌场之外,她甚至都不知道还有其它的天地,比如情场。

    你来我往,她知道了他的处境,渐渐熟络的同时,女人天生的好奇从心底处开始向外泛滥,一个长相斯文还算英俊的男人,一个屡次在生意场上失意的男人,一个看起来聪明绝顶的男人,一个被自己的女人横眉冷对的男人,只要稍稍试探,总是容易让女人心生异感,伴着几分说不清楚的怜惜,她那时还不明白,无论男人或女人,只有相互解读,才有相互懂的可能,直觉上的好感,往往会是致命的错觉。

    在乡村的小赌场里,发生的一切都是众目睽睽,男女之间想要发生点暧昧更是艰难,但她和他神出鬼没地做到了,她不喜欢暧昧这个字眼,她相信自己今生遇到了他,只是因为情愫。

    她第一次跟他上床的时候,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男人,也体验到了真正做女人的滋味,那一晚,她在男人的身上和身下流了许多泪,一些是为过去无味的自己,一些,是为快乐美妙的此刻,陶醉的同时她对他呓语着,我要做你的女人。

    他第一次跟她上床的时候,只知道这仅是一个游戏的开始;但他忽略了先解析游戏,有的游戏只有角色扮演,有的游戏会分输家赢家,有的游戏却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女人的眼泪和女人的梦呓让他暂时忘却了身在游戏中,并郑重其事地向她许诺,我一定要娶你。

    他们,并不清楚是谁感动了谁,才会彼此呓语和许诺。

    那年的他和她,结婚都是十几年,都有十几岁的孩子,都有一个貌似平淡的家庭。

    他们,生活在一个村子,和另一个村子里。

    快乐时刻的呓语和许诺,听起来很美好,但实现起来会很梦幻。







                      
    • 精华 9
    • 注册 2008-2-2
    • 行业 其它
    •  

    2


            一次又一次的呓语之后,她渐渐进入角色,不再把欢愉当游戏。


            跟大多数家庭一样,看起来平静和睦却是一潭死水,她就一直沉在她家那方死水的湖底,很长时间以来,她已经看不到湖面的月光,在邂逅他之前,她以为自己会终生埋葬在黑暗的深渊处。


            现在,她不仅透过他看到了洁白撩人的月光,还听到了自己心底最深处,那些花儿绽放的声音。


            女人一旦有了自己的决心和选择,比任何动物都疯狂,一个月的缠绵之后她向自己的男人第一次提出离婚,轰轰烈烈折腾半年后,终于净身出户,她喜悦地开始等待他的行动。


            她的结果和速度让他很吃惊,他提出让她回家先离时,他坚信这是不可能的事,他已经享受到了阴谋成功之后的二样东西,但他并不需要她所渴望和描绘的那种新的生活,以及一个新的婚姻,当她只身面对他时,他感到惊愕之外是漫无的手足无措,并有些恐惧,一再借口你等着我。


            他一再跟她说,这样也很好,她对他说,不,我不想跟另一个女人分享你。


            又是半年,他那边无声无息,她已经感觉到了些许欺骗的味道,她已经没有耐心这种无望的等待,在一次半醉之间,直接去他村里,找上他的家门,为了自己,她必须先迈出这一步。


            所有的场景,跟她半夜梦醒时想象了多少回的一模一样,围观、辱骂、讥笑,屈辱,一个小时左右,她从天堂沦落,象一片没有重量的羽毛,落到了人间地狱,她只是没想到他的女人会甩她重重的几个嘴巴,让她从脸上疼到心里,脸只肿了几天,但心疼了很久很久。


            在这场闹剧中他充当的,仅仅是一个村民般的劝客,一手是自己的女人,一手是她,一端是无边的咆哮,一端是纷纷的眼泪,他当时还无法预知,这一幕,仅仅是一个噩梦的开始。


            为了仍然坚持着的爱情,为了自己的幸福,她开始张牙舞爪。


            她和他的故事和闹剧,迅速地传遍了乡村的四面八方,在那段时间里,他们成了乡间的公众人物,也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料和议论话题。


            有人的说,这个女人不要脸。


            有的人说,她真是个痴女人。


            她说,置之死地而后生,只能这样,不让自己面对一楼,就永远也无法看楼顶的风景,她在开始慢慢往上爬,跨出了这一步,等于先撕碎自己所有的尊严和脸面,然后,她才有可能得到她想要的。


            她离开后,他的家里开始鸡犬不宁。


            几个月后,他终于离婚,表面上看起来,她终于如愿以偿,不幸的是:不是他们。


            从闹剧那天开始,他的脸上整天便挂着无名的愤怨和恼恨,但她不在乎这些表情,至少,现在他是她的人了,即使,她以坊间最臭名昭著的方式得到了他,她也很开心,她不在乎过程如何,名声怎样,她要的只是她跟他真正在一起的结果,她坚信,一切艰辛已经过去,幸福已经触手可及。


            他再拥她上床,激情不再,她也感觉到了,但她已经可以忽略那种如痴如醉的肉体快感,她想要的,只是想安然的在他怀里,有自己的一个梦。


            已经浮出水面,伸出手去,她感觉自己抓住了那些渴望已久,但又若有若无的月光。




    • 精华 9
    • 注册 2008-2-2
    • 行业 其它
    •  

    3                        


            各自离开自己的家,他们的一切从零开始。


            领了结婚证,却无处可居,她虽然有些积蓄,但远不够筑一个他们的小窝,此外,她对怎么用这笔钱,有让他惊喜的计划。


            他带着她,或说是她带着他,开始了流浪式的生活,从一个宾馆,到另一个宾馆,一年左右的时间,他们几乎睡遍了小县城的每一个宾馆,虽然身在流浪,但她的心很满足,只要他在身边。


            这种生活,却绝不是他想要的,他开始感觉自己象一条被她牵着走的狗,越走越累。


            他们合法地上床,睡觉,做爱,呻吟,并也开始合法地抱怨,对骂,甚至动手,他们开始象故事里互相取暖又彼此伤害的二只刺猬,或是更象二只离家出走的家猫,在日子的消磨中渐渐变成了二只温情渐失的野猫,彼此无情地撕咬,然后再相互舐舔伤口,然后眼含泪水,依偎在床上各自做自己的梦。


            她的哥哥是个生意人,在她的支助下,他开始重操旧业,并在生意场上略有起色,与此同时,他心生退意,不仅是出于恐惧,不仅是因为厌倦,即使他和她拥有一个自己的家,也无法让他安然入睡。


            他也知道她爱他,已经胜过如爱她自己的生命。


            她的爱让他感到压抑,并有窒息感,他感觉不到即使是被爱着的幸福。


            在他的生意做到如日中天的时候,他选择向她摊牌。


            他只跟她说了一句,这种生活,不是他想要的,不是因为流浪,不是因为爱情,而是他们彼此根本不适合。其实,他的心里在说,除了上床,你已经是我的多余。


            生意上的复活,和她的一切帮助,在他看来,是那么理所应得。


            所以,他在面对她说出这番表白时,那么的不知羞耻,当然,更多的是惴惴不安。


            那一次,她出奇的冷静,也没有任何反应,二年多的折磨,让她也已经清晰地看清了这个男人的真相,是的,她爱他,但她追问过自己多少遍,爱他的什么,没有答案,直到几年后她在跟邻家男子讲起自己的故事时,她说,我就是爱这个男人,却不知道为什么。


            而且,明明已经知道这是从一个阴谋开始的爱情。


            自己为了他已经给出了几乎所有,她的身体,她的金钱,她的善良,还有她全身心的爱。


            他的表白并没有让她很吃惊,她早已感觉到了他的疲惫不堪,即使有一纸婚约,她也自始至终没有找到在他这里该有的那种幸福感和归宿感。


            虽然,每晚都睡在他的怀里。


            如果这样继续走下去,她也感觉前面是越来越黑的惘然。


            沉默了很久,她对他说,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可以让你回家,但是,你唯一必须依我一条,你要答应我,只要我需要你,你就要到我身边来。


            她的话音刚落,他的心里不知是窃喜还是狂欢,忙点头,又是承诺,并搂她入怀,开始温存,嘴里呢喃着,你是我的好女人。


            此时此刻,他以为自己快要成为一只被放生了的囚鸟,可以重新飞回自己的天空。


            在她以为,即使他飞的再高,也会是自己手中的风筝,是的,她希望他是一只快乐的风筝,在她手牵的线端,快乐地飞舞。


            那一夜,跟第一次和他上床一样,在耕耘着的时候,她激情四溢,并再一次流下了许多幸福的眼泪。


            久违了的快乐,却是在释然之后,她分不清,眼泪里流淌着的是自己的大度和慈悲,还是荒唐。




    • 精华 9
    • 注册 2008-2-2
    • 行业 其它
    •  

    4


            接着离婚,他与自己的女人闪电复婚,回到了自己的家。


            他担心着任何的节外生枝,更害怕她随时反悔,那个曾经多年不温暖的家,此刻成了他唯一的避难所,只要能逃离她,他宁可选择安全地面对自己曾经厌弃了的女人。


            她依旧无处可去,儿子上高中,她在校旁租了房子陪读,虽然很孤单,要一个人度过那么多漫漫长夜,但她感觉自己仍然是个幸福的女人,他虽然回他老婆身边去了,在她心里,他只是属于她的男人。


            她幸福,更因为还有他的承诺,虽然那个起初的许诺曾经的屈辱让她的心随时隐隐生疼,但彼一时此一时,她以为这个时候自己能掌控这个并不野性的男人。


            她忽略了一个关键,没有多少男人,会对自己的承诺负责,何况,他和她之间,已经熟悉到左手对右手,可以相互握着取暖,可以对击成掌,这一次的承诺,又会是什么结果,谁都不知道。


            何况,他只是想尽快抽身,斩断她系在他脖子上的那根铁链。


            开始时,男人听话的让她感动,只要他一个电话,他必会赶到她的身边,,每一次温存,比以前更激情汹涌,而每一次吃饭,他也一如既往,必为她亲手装一碗汤。


            也许从来没有男人为她盛过汤,也许她对他的爱就是一碗汤,说到他为他盛汤,她笑意倩然,仿佛,她早已融化在他亲手为她盛的一碗汤里。


            男人的持久性往往短暂,有时她约他,只为吃一顿饭,只为看他一眼,或只为陪她逛一次街,作为已经是小老板的他,开始厌倦她小女人式的纠缠,更想渐渐挣脱她的束缚,虽然在她看来,约他,见他,只是因为想他爱他,在他,却是一种无形的约束,他错觉到,虽然离开了她,他仍然是一条不系颈链的狗,被她随意地呼来唤去着。


            他开始敷衍,并想方设法寻找各种借口失约,她开始失望和恼恨,开始雇佣人跟踪他的行迹,她开始后悔,更恨自己当初那么轻易地放了他。


            一年之前,那么艰辛的牵手,或许她只是牵住了他的手。


            一年之后,如此轻易的放手,她感觉自己在渐渐沉回自己的水底,重新沦陷到那一片无边的黑暗深渊。


            除了她和自己的女人,他并没有别的女人,她对他说过,我愿意,愿意你在你的家里,我在你家的外面等着你,她还说,你要你开心,我愿意只做你的情人,所以,宁可放弃婚姻的形式,当初放你回家。


            她也不是那么无理取闹地随时约他,她也知道他在打拼着生意,虽然已经小有积累,她希望他做的更好,她只是在有那么一些时刻,那么那么地想他,需要他,渴望他能在自己的身边,陪着自己。


            打他电话开始不接,她自有她的方式找到他,她用高价雇了人,就是要知道他在哪儿,而他想做的,是离她越远越好,他开始害怕这个女人,开始象逃避瘟疫一样躲避她。


            他们开始象二条时尔平行时尔交叉的线一样,互相追逐,不带一点儿嬉戏的成分,越玩越认真。

    [ 本帖最后由 叶笑清风 于 2019-1-24 14:27 编辑 ]




    • 精华 9
    • 注册 2008-2-2
    • 行业 其它
    •  

    5


            从现在开始起,所有的故事都已不是游戏,更不是男女之间的嬉戏,都是真枪实弹的故事演绎。


            从他一个阴谋开始的游戏,现在角色开始彻底反转。


            或者说,他们开始象二根缠绕着的青藤,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突破,一根在逃生,一根在追逐,越缠越紧,越绕越伤。


            既然约他总是故意不见,她自有自己的办法,下面开始上演的,精彩到让人无法喝彩。


            故事一:一次,又打他电话不接,她的线人告诉他正住着的宾馆,她立即赶了去,敲开门,他的吃惊让他顿时很晕眩,那时他正跟一帮朋友玩牌,她趁机大闹,他在朋友面前颜面尽失,并让他知道,她随时可以知道他的行踪,这正是她想要的,当然,这是所有故事里的小儿科。


            故事二:好不容易约他出来吃饭,又喝着汤,她笑着对他说,你喝那么多,要是我在你汤里下毒药,保准你早已死好几回了,他听了后惊愕地望着她,突然间才想起这个细节,她从来都是等着他为她盛汤的,然后,他的肚子开始生生地疼,再是拼命地上卫生间,最后不得不去了医院,她后来对他说,不过就是放了几颗巴豆,你不至于这样小题大做。


            从此,再也不敢喝她为他盛的汤。


            故事三:某天晚上他回村里,进家门时隐约闻到了臭味,四处用手电一照,发现窗户外面泼满了粪便,而在同时,他接到了她的电话,她在电话那头笑着问,你家的味道香不香。至于她怎么知道他回家的时间,她说,有钱能使磨推鬼,她已经买通了他的父母。


            故事四:有一次他跟合作的女老板去外地,路上时她电话进来,问他是不是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他吱唔着,她在电话那头正式道,要是真有女人,回去踢爆你的蛋,女老板一听,赶紧半路下车,当然,那单生意也横了。


            故事五:她好不容易约了他出来,他那时已经有自己的车了,她让他给她买了条丝巾,上车时她说要坐后面,车才起动,她从后面用丝巾勒住了他的脖子,差点窒息,车撞到路旁树上才停下,他惊魂未定,对她说你这样玩会出人命的,她一脸平静笑着说,玩的就是命。


            她后来说,那一刻,真想勒死他,半点也没想到任何后果。


            故事六:又是宾馆,这次不知道是哪个房间,她就在每个房间门口打电话,听里面的手机铃声,那次她带了个退伍特警当保镖,进门,他玩着的几个朋友立即逃光了,她对恐慌万分的他警告,下次再不接电话,废你一条腿,他看着那个威武的特警,想起故事五,相信她不是开玩笑。


            故事七:一大早,他从宾馆出来,冲进马路对过的小吃店,进去感觉有异样,眼睛扫了一下,只见她正跷着二郎腿坐在里面,并温柔地对他说,你喜欢的面条已经好了,赶紧吃吧,再定了眼睛看,她的桌上一碗面条正热气腾腾,但他看到的却是杀气腾腾,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的腿比面条还软。


            她细声细语且柔情地对他说,为了这碗面,我已经在这里等你三个早上了。


            与最后的故事相比,以上这些,还都是小菜。




    • 精华 9
    • 注册 2008-2-2
    • 行业 其它
    •  

    6


            她说,想玩,就要象模象样地玩,玩到大家都心跳,甚至可以同归于尽。


            对于一个失了许诺又失了承诺的男人,这是她唯一可以做的,她说,你可以不爱我,但是不可以不守承诺,况且,我要的,这是那么一丁点儿了。


            现在,哪怕他逃到天涯海角,她也会陪着他,这个决心,比她当初要做他女人时回家决然离婚的决心要坚定一百倍。


            面对以上那么多恐怖片一样的闹剧,他老婆对他说,吃不消她这样折腾了,要不,你把她接到家里一起过吧。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事,女人的假设更象是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冷笑话。


            故事八:有一次他偷偷摸摸半夜开车回家,第二天早上发现车窗玻璃被砸了,他电话她,她还没睡醒的声音,平静的还是如她可爱的梦呓:要破费你修理一下了。


            她说,就这短短几年,我已经在他身上花了十几万,全是雇人用车以及生意启动资金等开销,可以说血本无归,我看不到他的心,但想看看他的血是什么颜色,就这么简单。


            故事九,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极品故事。


            在前年的腊月二十八,她电话他,又是不接,得知他的车停在县城某处,这次,她不想去找到他了,她打车到县城找到他的车,砸了个面目全非,然后她往镇上的哥哥家里去,路上时,她念头一转,走进了乡镇派出所,说是来投案自首的,当时所里的人以为她脑子有病,但还是查了当时案情,说没有报案的,她说我真的作了案,并让派出所联系县城里,然后县城派出所到了她所描述的地点,跟她说的没有出入,于是她被拘留了。她说,那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我想进去,不是反省和忏悔,更不是为惩罚自己,她的目的很清晰,就是想通过这件事,让他更害怕她,别无他念。


            没看到楼顶的风景,她让自己落入冰冷的地下室,再往下去,只有地狱。


            她没有说在里面有多冷,有多孤苦,面对哥哥来保释她,她拒绝了,她平静地对哥说,这一个年,我一定要在这里过,熬过这个冬天,才有我的春天。


            她笑着说,女的拘留几天还要把胸罩摘了,这个倒是根本没想到的。


            没有了她的任何消息他的春节过的一半是安逸一半是惶恐,他心里在纠结着,有那么些时刻,他真希望她就这样悄无声息地从人间蒸发了,但十五天后还是不幸地再见到了她,拖着从未有过的憔悴,她轻松地告诉他,她去地狱闲逛了一圈,这时他突然发现,她那双本很清澈的眼眸,迸射着魔鬼般的光芒,让他不寒而栗。


            在里面时,接触了几个不良女子,她小有收获,也得到了更多的灵感,出来后她对他说,别以为自己是个混的不错的小老板了,只要动动手,我可以随时葬送你的一切,当然,我不会要你的命,但我可以让你生不如死,告诉你一个小秘密,我已经知道那种粉几克坐多少年牢,而且随时可以放在你的车上,那么神不知鬼不觉。


            她对他说,你那一百多万的成品库存就是你生命的全部,但我可以让它们变成一堆垃圾,并把你打回一穷二白的原形。


            关于这一点她不说他心里也很清楚,如果没有她和她哥的关系网,单凭他自己的能量,不要她点化,那些几乎是他所有积累的库存,就是一堆分文不值的垃圾。


            他也曾经试图用另一种方式说服和解脱她,把目前的资产一分为二,各人一半,然后一拍二散,但她根本不预理睬他的如此大度,她不屑地对他说,用这种方式来搞定我,你把我想的也太简单了。


            从借钱开始的所有故事,至今已经与钱无关。


            他听她这些话时,已经生不如死的感觉,因为他确信,这个时候的她,说出来的每一句话,她都有能量做得到。


            在说这些故事的时候,她的脸上一直笑意盈盈,却又分明写满了疲惫,是那种无关于爱与不爱恨与不恨的倦意。


            她幽幽地叹了一句,想忘了他,想放下他,我已经做不到,看起来我玩的很开心和疯狂,其实,我比他还累。


            现在的他已经彻彻底底变成了一只惊弓之鸟,逃避她的时候觉得无处可藏,可要是三五天没有她的电话和声音,他又会不自觉地坐立不安,总怀疑她又在策划着让他更触目惊心的节目。


            这,恰是她想要的最终结果,不能拥有他,就让这个男人成为自己掌心中的一只蚂蚁,她可以随心所欲地拨弄它,而且她更有信心的是,随时可以掐死它。


            她主宰不了自己的爱情,于是退了一万步,主宰了一个男人的肉身与魂魄。


            她对他说,你耐心地等着吧,等我玩不动的那一天,你就自由了。

    她最后说,不知道为什么,我应该恨死他,但我就是爱这个狗日的男人。

    [ 本帖最后由 叶笑清风 于 2019-1-24 16:29 编辑 ]




    • 精华 9
    • 注册 2008-2-2
    • 行业 其它
    •  


    QUOTE:
    原帖由 人生若只如初见 于 2019-1-24 14:22 发表
    不寒而栗……
    幸好这只是一个极端而个别的例子。




    • 精华 0
    • 注册 2019-1-5
    •  

    小说?不错!




    • 精华 0
    • 注册 2009-7-10
    • 行业 政府行政
    • 来自 镇江
    •  

    烂货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您目前还是游客,请 登录注册
    您目前是游客,没有权限回贴!

    0/5000字

     
    < >
     

    Powered by Discuz! X 2 0.013167 s 清除 Cookies - 镇江网友之家 - 手机版
    论坛导航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