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票趣事

               


    如今提起“粮票”,大多数“80后”“90后”都不知道是何物,但对于“50后”和“60后”来说,却是印象非常深刻的存在。在那些粮食短缺的1950年代、1960年代甚至到1980年代中前期,光有钱,没有粮票,家里可是揭不开锅的啊。


    由于粮食短缺,那些年粮食都是按计划供应的。国家通过给每个人发给定量的粮票(成人每人每月在30斤左右)来保证人们的“口粮”。买米买面或买米面做成的食品都得用粮票,光用钞票是买不来的。记得那时一两粮票五分钱可买2根油条,而一碗锅盖面要花二两粮票八分钱。


    而且,粮票还不像人民币在全国通用,是有地域限制的。标有“镇江”二字的粮票只能在镇江使用,标有“江苏”二字的只能在江苏省内使用,只有标有“全国”二字的才能在任何一个地方都能使用。记得1970年代,我在厂子里上班,需要出差前,都得想法把镇江粮票换成全国粮票或江苏粮票,否则在外地就得挨饿了。有一次我们出差上海前到大市口的“嘉宏粮店”换全国粮票,到了窗口我一紧张把全国粮票说成了上海粮票,粮店工作人员居然真给我换了上海粮票,让我很自责:如果在上海用不完,回到镇江又不好用怎么办?出差上海的机会又少。结果还算好,那一次是我们第一次出差上海,回来前用多出的上海粮票买了好些饼干之类的食品带回来送给同班组的工友们——上海粮票算是没有浪费,但钞票却搭进去直到1985年前后,买米面和米面食品还是要粮票。那时我在本市大市口一家代销复印机的商店里工作。店领导让我组织在我们店里买了复印机的相关单位办公室的10来位同志到上海培训复印机的使用和简单维修。我一个人先去上海打前站。下了火车从才发现粮票没带。我就想,干脆不乘公交车到培训点了,一路步行过去,或许途中碰巧能买到不要粮票的面包馒头之类的,可以应付一、二天的吃饭难题,待“大部队”来了就行了。可结果,从上海北站出来,一直步行到设在河南中路的培训点,竟然没找到一家不用粮票就可以买到主食的店铺。于是就只好买了10多个咸鸭蛋到设在湖北路广东路口的新华书店上海发行所的招待所住下,并打长途电话给“大部队”的人,请他们多带些全国或上海粮票来。之后2天,自己就在招待所房间里,以咸鸭蛋代替米饭,早中晚各2个咸鸭蛋,一连吃了2天,渴了就大量喝白开水,连前来打扫卫生的服务员看了也投来惊讶的目光。第三天,“大部队”终于来了,我去上海北站把他们接回招待所,当他们在招待所服务台办好入住手续后再见到我时,一个个望着我直乐。我说,我哪里值得大家笑话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笑着说,你现在是招待所的名人了。我说,怎么会呢?大家说,招待所里服务员阿姨都在传,招待所里住了个怪人,一天到晚,不吃米饭只吃咸蛋。


    原来如此。



[ 本帖最后由 大雪压青松 于 2019-1-23 10:16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