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高头是我30多年前在大路中学教初中时的学生。老高头是他的网名,真名不叫这个。老高头毕业以后,我们就没有见过面,但多少年来,我们是一直都有联系的,通过手机,通过网络。

10多年前的一个除夕,老高头通过别人找到了我的手机号码,给我发了一条拜年短信。从这个时候开始,我们就有了不间断的联系。我记忆中读初中时的老高头长得敦敦实实,见人一脸憨厚的样子。我们联系上的那几年,网络和智能手机还没有今天这样发达,只是在一年中的每个重要节日,我都会准时收到老高头的短信问候。有了微信后,这样的交流就更多了。微信里,老高头告诉我,说他读书的时候,班上要学生订《少年文艺》,他家当时比较困难,订《少年文艺》的钱是我给出的,这个事他一直记得。我听了,就想,这个事,我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但在学生心里,却给记住了几十年。上世纪80年代,我们没有慈善一说,也没有关爱留守儿童一说,教师给学生付一本杂志的钱,不是很了不起的事。但这件事,对于一个年少的孩子来说,却是一种刻骨铭心的记忆,这个记忆,可以伴随他的一生。

前几天,我在我的朋友圈里发了一篇小文,叫《写日记与写作文》,老高头看了,就在下面留言:记得您教我们语文就要求每天写日记,后来上高中才懂得您良苦用心,坚持写了六年日记。这是一个关于教学的细节。一个学生,读书多年,教师也会有很多的要求,有些要求可能很快就会被学生忘记,有些要求学生就一直记得。我以为,作为教师,他的一个做法能被学生一直记得,这是一种幸福和快乐。

老高头现在的工作是一名汽车司机,在朋友圈里,我经常看到他开着自己的爱车在各地奔跑,为了自己的爱好,也为了自己家庭的生计。和当年青涩的少年不一样,现在的老高头是一个中年壮实的汉子,有业务做,就很开心。在祖国各地,吃一点好吃的小菜,住一个自己喜欢的宾馆,在湖边随便地走走,都发几张图片,还写一些很文艺的文字,我看了,都要点个赞,还说,有机会,要跟着老高头出去转转。


http://szb.jsw.com.cn/JJWB/PC/content/201902/28/content_15815.html